人民头条网·滚动

天龙光电部分车间停产 高管频繁“出走”

发布时间: 热度: 97℃ 

K图 300029_2

  业绩亏损、车间停工、董事被通缉、高管相继离职,江苏华盛天龙光电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龙光电”,300029.SZ)正陷入内忧外患的窘境。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来到位于常州金坛经济开发区的天龙光电厂区调查,发现该厂区的车间已停产多时,目前只有几个人留守。

  天龙光电证券事务代表徐旭向记者表示,目前天龙光电只是部分车间停产。其表示公司是负责组装业务的,工作时间比较集中,有订单时才会工作。

  高管现“离职潮”

  近一个月来,天龙光电人事动荡,已有6位董监高辞职。

  12月5日,记者在天龙光电厂区见到了徐旭,当时正值星期三上午10点,偌大的办公室却只有徐旭一人。

  而就在记者采访的当天,天龙光电连续发布两则公告,公司非职工代表监事程浩以及独立董事尤建新分别递交了辞职报告。这已是11月以来,天龙光电离职的第五、第六位高管。

  事实上,早在一个月之前,即11月2日,天龙光电非职工代表监事李康辞去其相应职务,自此开启了天龙光电董监高的“离职潮”。

  仅十余天过后,董事会秘书张洪宇也于11月14日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职务,董事长孙利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而到了11月底,公司董事、副总经理王思远和吕明汀一同递交了辞职报告。

  徐旭告诉记者:“上述董监高管理人员均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集中在三季报后。上述人员的辞职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除此之外,值得注意的是,天龙光电一董事还因刑事案件被公安部门通缉。

  11月20日,天龙光电公告称,其董事陈敬因涉嫌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侦办的一起刑事案件,,被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通告缉捕。陈敬乃天龙光电实控人陈华的配偶。

  不过,天龙光电表示,陈敬为公司外部董事,不参与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工作,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徐旭向记者表示:“天龙光电今年前三季度收入不到900万元,对于上市公司来说,确实体量很小。从公司业绩看,天龙光电的确处在比较困难的时候。这个时候公司高管因个人原因考虑辞职,公司也表示尊重。”

  上演“保壳”循环

  成立于2001年的天龙光电是一家专业从事光伏、光电专用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2012~2013年,由于连续两年亏损,使得天龙光电面临暂停上市的风险。

  不过,天龙光电在2014年底依靠转让子公司股权实现了扭亏为盈,成功“保壳”。但是好景不长,“保壳”成功的天龙光电在2015~2016年再次因连续亏损而面临“保壳”问题。2017年,天龙光电扭亏为盈,实现营业收入3.34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6702.19万元,再次“保壳”成功。

  由于连续两次上演“保壳”循环,天龙光电近年的财务数据引发外界关注。

  2017年11月,因年报中虚增成本和净利润,天龙光电及董事长孙利、总经理于涛、财务总监闫晓莉被中国证监会江苏监管局采取了监管措施。经查,天龙光电2014 ~ 2016年年报披露中将代收代付的水电费确认为收入及成本,未真实反映商业活动实质且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相关规定,导致2014年、2015年、2016 年分别虚增收入 472 万元、1619 万元、1811万元,分别虚增成本472.17 万元、1618.61 万元、1810.60万元。并将应属于 2016 年的运输费用80.67万元计入 2017 年,导致2016 年虚增净利润80.67万元。

  但徐旭向本报记者解释称:“所谓的虚增收入对利润没有什么影响。”记者注意到,天龙光电2017年第一至第四季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60.70万元、5008.89万元、6134.58万元和2.06亿元。可以看出,第四季度天龙光电营业收入激增。

  徐旭认为,公司的两次“保壳”循环并无蹊跷。他表示:“在亏损两年后,公司尽力想要扭转亏损的局面。2014年通过转让子公司,2017年则通过主营业务。对于第四季度营业收入大幅上升的原因,是由产品特性决定。光伏组件安装调试需要过程,和一般商品买卖确认收入不同。2017年毛利率较高的原因是库存产品的成本等费用已被往年核算进去。”

  天龙光电称,在2016年底和2017年与客户签订大额订单,实现了销售收入的增长,提升了公司2017年度的经营业绩。生产经营方面,完成了滁州华鼎20台多晶铸锭炉、深圳赛宝伦224台95单晶炉、内蒙古晟纳吉33台85单晶炉的安装调试任务,获得验收单并实现了销售确认。

  记者注意到,从天龙光电购买224台95单晶炉的深圳赛宝伦注册资金仅为200万元,其主营范围为电脑软件、自动化控制设备,与光伏产业并无较大关联。其全资子公司内蒙古赛宝伦科技有限公司主营单晶硅相关产业制造,但该公司2017年1月才成立。

  对于记者的质疑,徐旭解释称:“衡量一个公司,不能只看它注册资本有多大,这个并不能评价它实际的能力。对于公司来说,并不重视其子公司成立的时间,而是是否具有履约的能力。”

  如今,与前两次成功“保壳”不同,记者从天龙光电内部人员处获悉,天龙光电已经停产多时,园区仅剩几个办公人员。

  不过,对于上述说法,徐旭并不认同,他解释称:“目前天龙光电只是部分车间停产。”但在记者表示想要去车间进一步核实的时候,徐旭又解释道:“公司是负责组装的,工作时间比较集中,有订单时才会工作。”

  徐旭表示:“目前摆在天龙光电面前最重要的问题是没有订单,下一步要做的是稳定管理层。作为上市公司肯定会进行资本运作,但并购重组都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公司还在寻找运作的可能性。”

相关文章Related
查看更多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