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头条网·滚动

高腾国际李宇:A股多空两难 四大指标预示美股大顶

发布时间: 热度: 173℃ 

  今年11月,中国基金业协会公示了17家可在内地提供港股投资顾问服务的香港机构,高瓴和腾讯合资的高腾国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出现在名单上。

  近日,高腾国际在深圳接受了券商中国记者专访,拥有15年全球对冲基金从业经历的高腾国际权益首席投资官李宇分析了当前市场变化并对2019年进行展望。

  李宇是一位幽默直率的基金经理,对市场有着深刻的认识,思路极为清晰。在他看来,A股当前,面临着不断下跌的基本面和不断抬升的政策面之间的矛盾选择,现在这个时点做多做空都比较难,底部可能比想象中长,多个指标也预示着明年美股可能会见大顶。

  他认为普通投资者赢的概率比随机要差很多,因为投资者往往是5000点拼命买,2500点却不敢押重仓,而目前散户最好的方法是转向定投买股票。

  李宇

  15年全球对冲基金从业经历,曾任Milvus Capital创始人和首席投资官,敦和资产权益投资总监,Millennium投资经理,高盛公司执行董事、投资经理,SAC Capital交易员、投资经理等。

  十大精彩观点:

  1、A股当前面临着不断下跌的基本面和不断抬升的政策面之间的矛盾选择,现在这个时点做多做空都比较难。

  2、目前A股中还是很难找到又好又便宜的股票,并且底部的时间可能比想象中的时间要长。

  3、目前香港市场基金经理明确加仓的非常少,都在等明年一季度砸出底来再加仓。但往往大家都这么想的时候,就会产生预期差。

  4、明年美股可能会见大顶,会有比较深的回调。

  5、在美国,回购以后就会注销股票,所以企业回购意味着坚定的买盘,对股票而言是利好消息。而在中国,大部分回购不注销反而准备高位卖出,就等于控制股价。

  6、一个人一辈子的医药费用、医疗费用可能90%集中在你的生命的最后几年,中国未来存在很明显的老龄化状态,必然导致医疗费用的大幅度上升。未来十年,能看得很清楚的,每年还有双位数增长的,可能在医疗行业。

  7、美国2007-2008年去杠杆,两年搞定,但阵痛很大、风险也很大。日本则比较缓慢,一直到96-97年才真正体现出影响,延缓了6-7年。中国去杠杆也如此,以时间换空间。

  8、科技股很多一级市场的估值超过二级市场,前一段时间两个明星互联网公司一上市就破发,二级市场难有便宜的新股来源。

  9、与往年相比,今年正好相反,外资很乐观,多数内资却很悲观。

  10、外资很理性,依赖完善的模型,不见兔子不撒鹰,但弱点是对中国政策理解不透彻。在香港自由竞争的市场,中国本土的基金做得普遍比外资基金好。

  A股多空两难,底部比想象中长

  A股当前面临着不断下跌的基本面和不断抬升的政策面之间的矛盾选择,现在这个时点做多做空都比较难。

  一方面,从各个层面看经济是在下滑的,9、10月份经济数据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但另一方面,政府的政策力度很大,活跃市场的决心也很大,如果经济持续恶化,后续仍有政策空间,如降准降息、放松房地产调控等。

  本轮下跌虽然幅度很大,但是比较理性,与11年、14年的大跌相比,被错杀的股票很少,所以也很难找到又好又便宜的股票。另外如果美股见顶,对A股也会有比较大的影响。

  目前A股底部的时间可能比想象中的时间要长,上一轮股权质押爆仓风险可能导致的暴跌由于政府出手没有发生,但杠杆依然存在并没有消失,只是把时间往后延缓。

  目前港股和A股市场上基金经理明确加仓的不多,大家都在等明年一季度砸出底来再加仓。他们对市场的一致预期是,A股今年四季度的业绩会很差,明年一季报出炉后可能会砸出一个坑,不少资金都在等待。但往往大家都这么想的时候,就会产生预期差,可能到时候并没有那么差。

  与以往相比,今年刚好相反,外资很乐观,多数内资却很悲观。国外机构对A股的总体预测是,盈利有单位数增长。但如果出现负增长,可能对市场有一定冲击。目前很大一部分对冲基金的净头寸降到了20%以下。

  值得注意的是,外资很理性,依赖完善的模型,不见兔子不撒鹰,但弱点是对中国政策理解不透彻。在香港自由竞争的市场,中国本土的基金做的普遍比外资基金好。

  四大指标预示美股明年见大顶

  再来看美股,明年美股可能会见大顶,会有比较深的回调。这个判断是根据长期跟踪的几个指标变化做出的:

  第一,过去几个月融资盘在快速增加,这是一个比较危险的信号,因为历史上每次大顶之前都会出现融资盘的快速增长,这是人性的弱点所致;

  第二,美股每次接近高点的时候,就会出现必选消费品的大涨。因为必选消费品不会受到经济周期的影响,经济好的时候必选消费会落后于市场,反之经济弱的时候表现优于市场。所以到了牛市末端的时候,一些谨慎的资金会抛掉高beta的股票,把资金挪到必选消费品上,而最近美股正在出现这样的现象。

  第三,今年以来,新兴市场有领跌美股的趋势,主要指数与美股开始背离。

  第四,美股的回购可能会消弱。在美国,回购以后就会注销股票,所以企业回购意味着坚定的买盘,对股票而言是利好消息。而在中国,回购不注销反而卖出,就等于控制股价。

  股票的投资价值在于股息率和回购率。以标普500为例,过去几年平均分红率是2.5%左右,回购率是3%-4%,对于投资者而言实际回报率大概6%-6.5% 。但是过去几年的回购中,不少公司是通过发债回购,而不是完全依赖公司本身的现金流来进行回购,随着利率的上升,加上信用利差在扩大,美国公司的发债成本明显上升,所以这个回购率是不可持续的,坚定的买盘会有所消弱。

  其次,从PE来看,美股当前处于略高于50%分位的水平,在历史上不算很贵也不算便宜。但是从EV/sales(市售率)、EV/EBITDA(企业价值倍数)的角度看,美股目前处于一个90%到95%的高位,因为美国公司的ROE过去几年都是处于历史的最高位,比2000年、2007年的ROE 都要高。而从历史上来看,ROE有一定的周期性的,现在的水平明显是不可持续的。一旦ROE降下来,PE就上去了,估值就会有压力了。所以我认为美股面临着较大的潜在风险。

  长期相对看好港股,行业看好医疗、新能源

  长期相对看好港股市场。从估值来看,港股确实是一个非常便宜的市场。但同时也应看到,港股便宜大部分是来自于银行,因为整个港股市场就是银行地产为主。但银行和地产是高杠杆、高波动的行业, 在经济不太好的时候 ,虽然便宜但也存在比较大的风险。

  港股的潜力需要催化剂才能变成现实:国企改革,变成利润为导向;金融债务以及房地产问题得到一定的清理;新的改革启动,激发民间投资和创业热情。

  时间拉长来看,比较看好医疗器械相关的板块,因为中国未来存在很明显的老龄化状态,而一个人一辈子的医药费用、医疗费用可能90%集中在你生命的最后几年,所以老人多了,必然导致医疗费用的大幅度上升,如果未来十年很大的产业,能看得很清楚的,每年还有双位数增长的,就是医疗医药了,当然现在还有两票制、集中采购,一致性评价导致很多药物的杀跌,这个也是好事,使得前期被高估的公司也得到比较好的买点。

  TMT里面我们比较看好2B模式的面向企业服务的软件和服务。前一段时间大家都搞各种商业模式的创新,很多公司现在比较惨。完全搞商业模式创新,实际上大家发现创新到后面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意思,所以到后面2B有一些提升企业效应的软件服务的公司,会有非常好的投资机会。此外,未来的智能驾驶、电动车都不可能有很好的机会。太阳能,未来两到三年有可能做到平价上网,可能比火电价格还低,对产业都会带来很大的变化,也带来很多的投资机会。

  科技股没有明显泡沫,但难有便宜新股

  关于科技股,李宇做过一个对比,比较纳斯达克指数和道琼斯指数的比值,这个比值过去30-40年的长期趋势是明显向上的。即纳斯达克长期领涨于道琼斯,说明经济中的新旧动能的转换一定是存在的,投新经济肯定是有道理的。

  但也不是说什么时候投资都合适,现在也面临很多IPO破发。

  第一,过去的泡沫在二级市场可能还不是很大,但是一级市场很大。无数的基金涌入一级市场,希望在IPO中获得暴利,,使得很多一级市场的估值超过二级市场,前一段时间的两个明星互联网公司一上市就破发很厉害,也表明这个情况。二级市场难有便宜的新股来源,二级市场估值倒挂愈演愈烈。数据显示,科技新股上市后到现在的破发比例为80%,前轮浮亏比例为50%,再前轮浮亏比例为25%。

相关文章Related
查看更多热门新闻